港报社评:中证监人走政息,A股顽童长不大--信报3月10日

时间:2017-11-05 01:07:17166网络整理admin

(3月10日社评) A股向来任性兼命硬,难怪出尽法宝想驯服股市的前两任中国证监会主席都很"短命",未完成任期便落台,任内抛出的改革大计随之人走政息譬如在位不足18个月的郭树清,倡议的价值投资再无人提起;至于接替郭树清的肖钢,未做够三年便遭撤换,他一手主导的新股发行注册制即时被收起,让路给"维稳"可惜股市不太领情,勉强拗升了几日,昨天又跳水,资源股翻转,俨然考验主事人再有什么本事! 刚走马上任的中证监新主席刘士余未见燃起三把火,他表示自己的监管思路很明确,就是依法监管、全面监管,只有监管才能保证改革措施顺利实施看来改革排序已隐隐然出现变化,合并"一行三会"的说法在此时曝光并非偶然,但对于急需多方面改革的内地股市,每逢中证监换掌门人便经历政策急转弯,甚至推倒重来,其实影响很大,犹如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新股注册制是肖钢任内大力推动的改革,已获国务院批准在3月1日起实施按照构思,有意上市的公司只要符合条件,依足规定披露相关财务数据及风险,便可上市,一举解决排队轮候审批需时以年计的老问题,又满足提高企业直接融资比重的国策再者,股民日后风险自负,根据新股披露的讯息来作出投资决定,有利培养价值投资文化,一举多得 至于现行沿用了十多年的新股核准制,实际上等于中证监辖下的发行审核委员会,代股民去判断申请上市的公司,哪一家的财务数据最可靠,哪个行业有前景,而新股数目受严格控制,是股市经常不问质素只炒供求等乱象的根源正由于新股都得到官方核准认证,若业绩走样,又或被揭发账目造假,股民自然会把责任算到中证监头上,大跌市时要求政府打救遂变得理所当然中证监前副主席高西庆一针见血,指中证监挨骂是因为权力太大,除了审批,精力都放在分配资源上,如果证监会的任务仅是做登记、"抓坏人"、搞服务,就不会那么多人骂了他显然在批评监管者没做好应做的事,言下之意也支持注册制 当然,新股注册制用意无论多么良好,市场是否买账仍是未知之数,股民向来担心新股会造成资金分流、股市失血,对恢复新股发行很抗拒所以肖钢早已预告就算实施注册制,仍会严格控制新股数目,留下退路,没想到他刚落台即人走茶凉,总理李克强在人大发表的《政府工作报告》内只字不提新股注册制,仅列入发改委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还要等待"创造条件" 历史往往重复,郭树清当年被撤换,据说是由于雷厉风行的改革太急进,损害了很多机构大户的既得利益,纵然获股民爱戴,始终无得留低肖钢亦殊途同归,无法防止股灾爆发,救市手法又肉酸,得罪广大股民,仕途随熔断机制夭折而陪葬,以行新股注册制改革中国股市终壮志未酬 去年内地股灾赔上了一位中证监主席,同时改变了中央的监管思路,《政府工作报告》强调加快完善现代金融监管体制,实现金融风险监管全覆盖,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风险的底线,相信这正是研究合并人行、证监、银监、保监这"一行三会"的动机,冀打造金刚不败保护罩 中央无法驾驭人造"改革牛"乃A股股灾的罪魁祸首,而以场外配资为代表的影子银行无王管则是帮凶虽然P2P贷款、股权众筹及理财产品等场外配资并非新事物,却在互联网金融推波助澜下疯狂失控,直至股灾后匆匆推出《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监管才有明确分工崩盘残局尚待收拾之际,场外配资却已窜入楼市,若监管继续各自为政下会否又爆镬于是,中央把不同监管职能合并应是大势所趋 改变金融监管的顶层设计非短时间可完成,期间股市尤其需要稳定,且股民对新股开闸特别敏感,推迟新股发行顺理成章,对香港股市未尝不是好事目前,内地有超过六百间公司排队等上市,几年也消化不了,料部分等得不耐烦的会转来香港挂牌,令香港新股市场保持兴旺此外,来港买壳走捷径上市的,相信仍络绎不绝,延续壳股寻宝热 不过,正所谓利弊相生,若内地放慢股市改革步伐,盲炒追涨杀跌风气依旧,港股无可避免更加A股化香港证监会高层早前在一个论坛曾说,应反问香港能否处理由内地带来的风险,随即被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反唇相讥,看来如果内地股市是个长不大的顽童,与他为伍便得承受不断的捣蛋闯祸(完) 注:以上的评论仅为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