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书记处见闻 邓立群和赵紫阳的争斗

时间:2017-07-02 06:01:01166网络整理admin

今天将为大家播报的节目是胡耀邦和赵紫阳担任中共总书记时中共中央总书记处见闻录,本节目的主要内容来自于吴稼祥先生的著作─《中南海日记》,本节目记录了80年代中国大陆的一些事件及中共内部的一些秘闻,为了便于听众收听,我们在有些地方加了小标题 植树政治 邓小平与陈云唱对台戏 4月5日是清明节,中国的传统鬼节,也是中国新定的植树节 在什么都政治化的中国,植树节成了政治领袖们借台唱戏的好时机在北京,邓小平带着赵紫阳、彭真、杨尚昆、薄一波、宋任穷、习仲勋、乔石、胡乔木、姚依林等一大批人,以及他的小孙女洋洋和小孙子来到天坛公园植树 天坛公园是皇帝祭天的地方,这种仪式性的植树活动倒是跟公园的历史性质相吻合,权臣杨尚昆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时机,玩弄孙女政治表演他故意早到片刻,指着邓小平的孙女洋洋,对对自己的孙女亮妹说:“快去同你的好朋友合作一起栽树,去年你们两个在这里配合得很好”这是要向世人说明两个爷爷也配合得很好,去年配合得好,今年配合得好,明年还要配合好,明年十三大能不配合好吗 在杭州陈云也参加了杭州市郊的植树活动这种活动他向来是不参加的,今年突然乐于此道,是否表明他心情舒畅,噎乱了邓小平的阵脚,是否想表现一下自己的身体特棒,不想退休经过修改的报导充分体现了他的心情,陈云同志身体健康,精神饱满,谈笑风生,兴致勃勃的挥锹铲土,种下了一棵香樟树前面将陈云同志置换成任何一个年轻小伙子,后面都不需要改动一个字,虽然没有描写陈云同志的 发达肌肉,但他青春焕发的精神面貌跃然纸上原来醉翁之意不在树,在乎权柄之上也 快乐的中顾委委员和愤怒的人大代表 中顾委委员于光远最近比较快乐,他在中顾委为他召开的生活会上坚持了自己的信念 会议室在很不正常的情况下进行的,第一天的会议就不让于光远所在支部的党员参加,而是从别的支部请人来,也许嫌本支部的人同情于光远的为人或观点会议上,于首先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仿佛是教师讲课,老学生们听呆了,说不出一句得体的批评的话幸亏隔壁坐着一批顾问委员会的顾问,邓立群的中央写作组和书记处研究室成员,他们立即出谋画策决定了下次会请吴述清、于全欲等于光远的理论对头参加,并且定下规矩,不许于插话或反驳,答应最后一天留时间给他申辩,商量好给1个半小时,又改为1小时,到周六下午只给了20分钟尽管如此,于光远颇感满足,没有一个人在理论上驳倒他,而他自己也没有改变自己的观点,还为自己提出了进一步研究的计划 与于光远不同,人大代表韩美玲却愤怒了人大会期间韩应邀前往北京饭店出席港台政协委员的宴会,车子驶入饭店停车场时,一个上访人员看是人大代表的座车,便送上一份申诉材料,韩交给司机就进去了,立即有两个特工人员从司机手中拿走了材料韩对自己人身权利遭到的侵犯感到震惊,写了一封措辞激烈的信给彭真,要求解释,当然是音信全无最近某些外国驻京记者和外交官也感到常有坐在货车 或雪铁龙车里的人跟踪 邓立群集团反扑 赵、邓集团酝酿反击 邓立群集团近来越来越放肆,攻击的矛头肆无忌惮的指向赵紫阳邓立群本人散布说反自由化之所以搞不下去,就因为老有人在那里划界线王忍之说反自由化是粉碎四人帮以来的第二次拨乱反正他们在河北卓县开了个秘密文艺座谈会,贺敬之开门见山的说,对中央四号文件人们只记住一句话,就是不批人了,还说在中国新年前听到这句话,指紫阳在怀仁堂的讲话,就可以回家过年了看来他们有失业的恐慌. 姚雪营更露骨的驳斥赵紫阳的论点说,清污不存在扩大化问题,姚还在红旗杂志发表文章说,这几年文艺战线上的斗争是五四以来最严重的熊复说粉碎四人帮以来,他一直在作梦,现在恶梦破了听说卢之超在整理赵紫阳的材料 邓立群大批判组的成员段若非兴奋的对书记处研究室的人说,邓立群当总书记,在中央呼声最高面对这滚滚浊流,赵紫阳感到再不反击将危及自身. 大约是四月下旬,他找邓小平汇报当前情况,在充分肯定反自由化成绩后说,也有人在批驳改革开放,红旗杂志说反自由化是第二次拨乱反正 “怎么能这么说呢”老爷子不高兴了, “这种情况如不扭转,改革开放无法深入,十三大也不可能开好.”赵紫阳顺势提醒, “你们也可以组织文章嘛!批自由化是要加快改革开放的步伐” 于是二人商定赵在书记处上将就反自由化问题讲一次话,组织报刊写反击,加快十三大报告的起草,邓小平要提前看,如此,我们着实忙了一阵 五一三行动 赵紫阳的反攻 赵紫阳采取了一个异乎寻常的举动,5月13日下午,中共中央在怀仁堂召开党政军群负责人会议,赵紫阳做报告,全体在京的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顾委副主任和常委都出席了会议 召开这个会议的缘由是,四月底紫阳向邓小平汇报工作谈到当前形势,邓小平指示召开一个会,布置一下宣传改革开放,稿子写出来后,邓于5月5日批示完全同意,后又让尚昆、一波、万里、启立看了在书记处会上讨论时,大家认为这个讲话很重要,把原来打算在宣传、理论、新闻和党校干部会上讲,改为向党政军群领导干部 讲,并要下发文件,扩大传达到全党 会议由万里主持,讲话着重分两个部分,一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要深入,二是经济改革要深化 报告人首先断定,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的情况噎扭转 邓立群组织顽抗,14、15日两天,舆论界对赵的讲话没有多少反应,只是经济参考报、中国青年报,两家报纸在评论员文章中摘了赵的讲话内容 与此对照,邓立群和中宣部有出色表演,早晨的新闻联播中,花了很大篇幅报导中宣部组织学习的两本书,强调反自由化,全国在贯彻中宣部通知精神晚上电视新闻中邓立群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屏幕上,在小学生思想教育会上讲话,又是中宣部举办的除非广播电视部部长艾知生得到幕后保证,他不敢冒丢官的危险,不宣传赵紫阳而抬举邓立群 反自由化开始时邓小平办公室就打电话给广播电视部,让邓立群、胡乔木少上屏幕,这个指示看来没起多少作用 与不在场者的对话 “各位听众今天是6月11日星期四,今年粮食丰收” “年年丰收? 怎么年年缺粮要真像他们说的,我们的粮食早就吃不完了!” “我国外交部发言人抗议日本外务省头头攻击邓小平主任的讲话” “谁爱说什么就说什么,邓小平就不能被攻击啊” 这番不是对话的对话,是我坐在开往玉泉山的小车里听到的对话的一方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另一方是坐在司机旁边的中央警卫局车队的一个战士也许这是一番真正的对话,只是那个战士与之对话的人不在场,他是政府首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