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三角势力地图:告知谁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大

时间:2017-09-03 02:03:09166网络整理admin

  战火纷飞中,交战各方都在儘量的寻求中国的帮助缅甸政府一方希望通过中国,绕道从背后打击克钦独立军,遭到了中国的严肃拒绝这令KIA万分高兴但当 KIA试图到北京拜会中共高层后,接壤的云南省却对此表现出极为不满「我们有我们的管道,但云南省可能不高兴我们这样」KIA高层对我说 该文摘自《金三角勢力大洗牌》中得一部分,本文说出了金三角、仰光与中国的微妙关系   7月初,我到腾冲市境外接壤的克钦独立军(KIA)总部拉咱拜访,这里是目前战火最为激烈的地方,仅与中国一溪之隔KIA情报部参谋长阿诺告诉我,由於先前1年的十数次谈判归於破裂,缅政府军此次的进攻是早有预谋的   这位毕业于云南民族学院的少壮派军人给我看一张硕大的防区地图,「吃掉果敢是第一步,这截断了我们和佤邦的陆路交通,如果再吃掉我们,就要轮到佤邦了」阿诺停顿了一下,用手在佤邦地盘周边画了个圈,对於至今按兵不动的佤邦他有些纠结,「我们誓死不会投降的,到了一定时刻,我们会號召展开全面內战」KIA是缅甸数十只民地武中第二大军事力量,仅次於他所说的「佤邦」,有近万人的武装最近,他们还被推选为一个旨在抵抗政府的军事同盟的主席   自2009年果敢被攻克开始,围绕着投降还是交战,缅北金三角的政治权利洗牌就已经开始,往往,这种洗牌都伴隨着背叛与杀戮,新的金三角时间开始了   2010年1月底,缅北第四特区(与西双版纳接壤)猛腊军秘书长敏安在晨早锻炼时,被两个蒙面人用衝锋枪近距离击毙在距离中国边境不远的东方大酒店门口,为了確保成功,蒙面人甚至对尸体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抵近扫射,才扬长而去在那个难以想像的早晨,震惊至极的边民在很长一段时间內不敢上前围观,任凭敏安弃尸在地,旁边还滚着他生前吃掉一半的苹果和手机   敏安生前主张投降,是第四特区「鸽派」的核心,主持参与多次与缅政府的谈判,而且即將「大功告成」作为缅共余部,猛腊军镇守的地盘极为重要,几乎是另一支拒不投降的武装——佤邦的门户敏安死后,虽有诸多猜测,但就如金三角的惯常,没有人声称对此事负责,从此也再无人提及投降整编如今第四特区已经陈兵控制线,与缅军形成对峙,谈判早已破裂   在如今缅北金三角各武装组织高层的会议室里,投降还是不投降,都是桌面上一个现实问题歷经60年的內战,今天如果说金三角诸少数民族仍然视自己为缅甸人,这一定是句场面话现实的情况是,向一贯具有大缅族主义的缅甸政府投降,只可能是因武力上的差距,而不是来自仰光的民族向心力   难以诉说的中国情结   在金三角,如果说缅甸政府是名义上的共主,佤邦或许才是那个真正意义上的带头大哥   与汉语不同,在金三角,Wa这个字眼更多的是指佤、佤族、佤邦、佤联军等等在有些时候,我甚至觉得Wa这个字眼成了金三角一种略带忌讳的默契,对缅甸军人来说,它和不祥画等號,並不太愿意面对,而对很多反抗军,它可能又代表了希望或者归属感   自6月交战以来,虽然缅甸將军们已经派出大军,其中包括最精锐的中央军,分割包围了几乎所有少数民族武装,但提起盘踞在中缅边境上的「佤邦」,所有人都有些投鼠忌器在金三角,如果说缅甸政府是名义上的共主,佤邦或许才是那个真正意义上的带头大哥   对政府军来说,派出大军在中缅边境打一场现代战爭,乃是一种充满忌讳又万分艰难的行动,需要做一番难以想像的外交铺垫和战爭组织,在两国都有著大量「佤族」的地域条件下,尤其如此更为不利的是,在佤联军的特点中,贪生怕死、轻易放弃並不显著作为东南亚最强大的非政府武装,稍微有些许理智和常识的人都明白,小规模局部战爭是收拾不下佤联军这支「大象」的   拥有导弹的佤邦   话说回来,拥有3万人的武装,要枪有枪,要炮有炮的佤邦,虽然对外声言绝不谋求独立、决不放弃谈判,但如果要说谁有实力真正实现民族独立,所有人都会投佤邦一票最新的故事是,一直被怀疑却从未承认拥有导弹的佤邦高层,曾经回击一位言行强硬的缅甸军官,「你今天睡着了,明天不一定能看到金三角的太阳」那位军官的住所位於距离佤邦百公里外的缅控区   因为佤邦的存在,各支金三角武装都懂得借力打力、捆绑销售的道理例如:克钦独立军每次公开喊话都会提及佤邦,即便是无暇他顾、有心无力,KIA的发言人也仍会信誓旦旦的反復承诺:「如果佤邦遭到攻击,我们一定……」;在2009年果敢行將沦陷之前,即便是自己贴钱造枪造炮,老谋深算的「果敢王」彭家声也严格要求兵工厂生產的武器都要印上「佤邦製造」的字样2009年8月底,我在果敢老街目睹了果敢特区的沦陷,当缅军敢死队冲过来时,他们经常能看到果敢同盟军与佤邦的旗帜呆在一起,当然也只有旗帜   有一次,我问佤邦中央政府秘书长李祖列,如果缅甸军队使用武力迫使佤邦投降接受整编,佤邦会怎样?他愣了一下,「我们肯定是想谈判解决……」停顿良久,他薄薄的嘴唇颤动了几下,「但如果缅政府……我们能怎么说呢?佤邦这么多部队,当兵的不可能说,我枪交给你算了」   近两个月的战事所带来的不良影响已经显现,由於联合国粮食计画署被迫撤出了佤邦,这令得大量孩子无法得到每月22斤大米的助学补助,佤邦的輟学率如爆炸式的增长   「如果我们100个孩子,只有一个小学毕业,那我们这个民族还有什么指望?都去当兵?」一位邦康的老师对我说   沉默的邻邦   在缅甸人看来,能否顺利解决金三角一眾民地武问题,將是民族兴亡、国家发展所系的头等大事对於这样的一个目標,没有中国这样的邻国的配合是不可能完成的   当民族武装吃着中国的大米时,缅甸政府军也同样手执著中国造之武器中国的工程队伍造福著边境上的各派少数民族,也同样修建著缅甸军政府的新国都某些时候,少数民族战士死于中国炮弹的瞬间,说不定就有缅甸军曹踩上了中国地雷,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少数民族武装的头人们在昆明医院体检的同时,仰光的將军们也纷纷在北京买到了豪宅,一切一如既往又理所当然,而直到有一天,某种东西偏离了它的发展轨跡,一切都不一样了   战火纷飞中,交战各方都在儘量的寻求中国的帮助缅甸政府一方希望通过中国,绕道从背后打击克钦独立军,遭到了中国的严肃拒绝这令KIA万分高兴但当KIA试图到北京拜会中共高层后,接壤的云南省却对此表现出极为不满「我们有我们的管道,但云南省可能不高兴我们这样」KIA高层对我说   为了震慑,佤邦最近出乎意料的释放了自己的名將魏赛唐,由於贩毒和偽造美钞、人民幣,这位在坤沙之役立下汗马功劳的名將被判监禁75年在缅北,他以勇猛强悍的作战以及7个不同民族老婆而著名,现在,佤邦声明將他官復原职,並送往前线与缅军对峙   来自內比都的消息显示,军方第二强人貌埃在中央陆军学院发表讲话,决心以武力解决「民地武」问题,他被认为是军方內部大缅族主义者的代表,和很多金三角武装一样,他是毛泽东的崇拜者,认为缅甸军人应该学习毛泽东时代的八路军   显然,更多的人打算逃难一位邦康高官跑到中国一侧重金请回几位银行职员,他们的工作只有一个——「数钱」3天3夜的点钞后,这些钱被送往中国说到其数目之大,用搬运工的话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