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十年一觉崛起梦

时间:2017-07-05 02:13:28166网络整理admin

美国“拥抱熊猫派”占尽上风 公正而论,“中国崛起”之梦,并不只有中国在做,而是许多中国观察者、ChinaScholar及媒体共同在做,北京只不过是在这种大合唱声中不自觉地陶醉了而已 以美国为例,九一一事件之后,美国布什政府出于反恐需要,不得不改变对华策略,将中国视为反恐战争的“战略伙伴”其心中虽然也清楚,中国未必成为美国真心实意的“反恐战略伙伴”,但也得降低对中国人权状态的批评声音,调整了台海政策,在亚太地区放低姿态,以求北京不公开捣乱那时在美国对华政策上由“红队”演化而来的“拥抱熊猫派”非常神气,由“蓝队”演化而来的“屠龙派”灰头土脸,以至于一些研究中国的学者告诉我,如果被带上“污名化中国”的帽子,在这个研究圈内就会被边缘化布什总统本人是共和党的保守主义政治家,但绝不敢公开赞成“屠龙”,其主政八年间,被迫采用“熊猫避险策略”而“屠龙派”也调整立场,软化立场,得了个新名“敲打熊猫派”奥巴马上任伊始,其对华政策竟然完全采用了中国外交部下的国际研究所为其开出的“对华政策期望清单”后来只是因为在一系列外交事件中,例如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上遭遇中共政府的极度轻慢,才开始调整其对北京的谦恭态度 托马斯.P.M.巴尼特(美国海军军事学院教授、政策和外交问题专家、畅销书《五角大楼的新地图》作者)堪称“拥抱熊猫派”的领军人物,他干脆提纲挈领地归纳出中国为什么对美国重要的十大因素,向美国政界进言中心意思是对中国军力增强不必担心,因为中国将来不会成为美国最大的敌人,而是最重要的盟友因为无论是美国经济、美国人的日常生活用品都离不开中国;美国“反恐”及其保持在亚洲地区的优势,都需要中国的支持这番说话被中国引为至宝,从此以后每论及美国离不开中国支持就是三点:经济合作、反恐及亚太地区的利益 中国外交从崛起再回归韬光养晦 中国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外交战略是联欧制美,其战果之一是二○○一年五月在法国的大力支持下,联合一些发展中国家,通过选举,成功地将美国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中赶出去九一一之后,中国的外交战略调整为三个层面:大国外交、周边外交与资源外交,外交姿态从“韬光养晦”变成了“有所作为”中共理论界的三朝元老郑必坚在《外交季刊》二○○五年九、十月号上发表〈中国和平崛起〉由于这本杂志在世界外交界的战略性地位,西方社会从此牢牢记住了郑必坚的名言“当代中国的崛起是和平的崛起,中华民族的复兴是文明的复兴” 支撑中国如此做的心理基础如下:世界陷入了“中国热”,投资者纷纷到中国淘金,世界企业五百强当中的大多数都在或者希望到中国抢滩登陆,中国因此成为世界发展中国家的头号引进外资大国对待潮水般涌来的外资,中共政府从过去要给“优惠政策”转变为可以挺直腰板说 “不”了众多外资为了得到中共政府青睐,都自愿帮助中共政府游说本国政界及政府采取亲华政策而中国对找上门来的外资可以挑挑拣拣,提高门槛或者干脆关门不让进,比如世界媒体业巨头默多克,多年来对中共政府打躬作揖,最后还是在中国撞了墙──老默在中国折损了大量投资,最大成就就是抱得美人归,娶了位中国妻子邓文迪 对于老欧洲,中共政府采取“订单外交”,每逢与老美关系不太畅快,中国就将大宗的政府订单派往欧洲,比如不买“波音”买“空客”之类,法德等国一看到巨额的中国订单就眉开眼笑,媒体上“中国崛起论”顿时再成热潮  近两年开始,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与周边国家磨擦不断本世纪初始年代中期,美国太平洋舰队在中国的压力下曾被迫退出太平洋第一岛链,终于又在东南亚国家的邀请下重返太平洋,并堂而皇之地申明主张自己在太平洋地区的国家利益 中共政府面临日渐增大的外交压力去年十二月七日,主管外交的国务委员戴秉国以个人名义在外交部网站上发表〈不当头不争霸不称霸是中国基本国策和战略选择〉一文,明确声明,“说中国要取代美国、称霸世界,那是神话政治上,我们搞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不输出社会制度和发展模式,尊重各国人民对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的选择”戴秉国这篇文章是给世界各国喂定心丸,且各有对象,“不当头、不争霸”说给美国听,“不称霸”说给东亚及东南亚众邻国听 继之是熊光楷(解放军原副总长、上将)的文章〈被歪曲的中国国家安全形象〉,说改革开放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国内有些同志开始过高估计和渲染我国国力和国际影响力,认为中国已强大到可以与美国‘平起平坐’了,我国长期坚持的“韬光养晦,有所作为”的战略方针应该进行调整;少数人甚至主张‘持剑经商’‘对西方有条件地决裂’等等,结果是给‘中国威胁论’提供了口实,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外界对中国国家安全形象的误解” 短短十年之间,中国外交政策从放弃“韬光养晦”到“和平崛起”,再回归“韬光养晦”,说明这个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只是一个泥足巨人我猜想巴尼特先生现在最苦恼的是,如何体面地调整立场而不成为同行嘲笑的目标 “中国模式论”昙花一现的灿烂 全世界的左派尤其是法国左派,都认为九一一事件是美国这“新罗马帝国”行将倒塌的前兆,一致认定这是“中国崛起”的好机会有的甚至为中国超过美国排好了日程(如二○二○年赶超美国),从经济到价值观的影响力都为中国制定了赶超指标,比如在中国有极大投资利益的美国高盛公司顾问、现为中共政府的老朋友基辛格顾问公司董事长的乔舒亚.雷默就写了《北京共识》一书,预言“北京共识”即中国模式将取代“华盛顿共识”以破坏环境生态、掠夺劳工生命福利、罔顾公平正义的“中国模式”被雷默与崔之元等人硬给说成是具有环保意识、让人民最大受益、追求公正的发展模式,值得全世界发展中国家学习当然这个“中国模式”除了新左派自我把玩之外,也还得到委内瑞拉查尔斯这类当年“毛主席的好学生”情意绵绵的吹捧 挪威政治学家约翰.加尔通因预言美国在二○二○年必将崩溃,夫妻联袂写了本《向中国人学习》的书,他们的“学术建树”是否定亨廷顿《文明的冲突》,其名声从未超出北欧那个小小的左派学术圈,此番语出惊人,立刻成为中国官方的重要学术嘉宾,以“和平学之父”名义在中国官媒及网站上好好火了一把 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只将“韬光养晦”当作权宜之计的中国,自然也开始“崛起”了但今年以来北京在陷入内政外交的困窘之后,不仅通过戴秉国、熊光楷及陈秉德等人宣称重归韬光养晦,还在理论上表示不再推广中国模式三月一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又发布《世界社会主义黄皮书》,在肯定中国经济发展得益于“中国模式”的同时,声明“不会向外输出自己的发展模式,不会把自己的价值强加于人”新左派在对外输出价值观上遭到了冷遇,只好及时调整了方向,将政治筹码押给未来的政治明星薄熙来,纷纷去红都重庆朝圣 让中国模式论鼓吹者难堪的是,就连中国一向不放在眼中的乌克兰,最近也开始批评所谓“中国模式”了为此乌克兰新闻网站(unian.net)近期特别刊出瓦伦瓦(GannaWarowa)与达布什(EugeneDawbush)的评论文章“中国能够教给我们什么” (WhatcanChinateachus?)作者指出,当前的中国表面富有,但多数人民却很贫穷,加上党工贪腐,民众人权被剥夺,连富人都想逃离中国中国发展经济以牺牲环境生态为代价,污染非常严重,“癌症村”在全国比比皆是官员蛮横腐败、强拆民宅,导致民众抗暴事件年年增加如今中国已是一座随时可能引爆的巨大火药库最后作者得出结论:“我们从中国仅能学到坏榜样” 九一一事件发生后,中国确实成为最大的受益者,十年和平发展的大好机会不期而至但中共政府没有好好利用这次历史机遇改革内政,为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打下良好的基础,反而不切实际地将眼光放到了国际社会,期望成为世界领导者,为此浪费了许多资源,比如大外宣的数百亿投入等如今中国经济已进入由盛而衰的转折期,经济发展难以持续(见本人文章“中国经济的软肋:三个不可持续”),与人民之间的面包契约(即人权就是生存权)也面临食材枯竭在维稳费用已经超过军费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