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所未闻!大陆医生这样写病历 你害怕不?(组图)

时间:2018-01-01 10:04:10166网络整理admin

1 ■南都 在医院的精神科关了6年之后,59岁的江西农妇邓爱仔从铁栅门里探出身来,很不习惯地迎来陌生的探视者——前来采访的记者与实际年龄相比,她的面容过于苍老,一只眼能看出已经失明,另一只眼耷拉成一条缝 与记者的会面中,邓爱仔有问必答,思路清晰一个长期与邓接触、具备医学专业资质的人士向记者透露,她可能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患者,她被送到医院的主要原因是:反复上访否认“有病”的“病人” 从2008年被送到江西新余第二医院精神病房,和其他病人一起被锁在两道铁栅门后,6年来,邓爱仔的生存空间就是这栋4层楼的楼上楼下,“没有自由,不让走出这栋楼” 她否认自己“有病”,她告诉记者,自己被送到医院的原因是因为“上访”6年前的一个冬天,她去江西省政府上访,被水北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从南昌接回,“他们骗我说回家,然后强行把我拖到了这里” 在新余第二医院精神科的病历中,记者找到了这段记载当年记录显示,2008年11月11日,邓爱仔被“乡政府工作人员由省政府带回”,主诉“行为乱,反复状告政府5年多”,门诊以“偏执型精神病”收入住院 当天的“护理记录”也这样记录着她的到来:“患者因行为乱,反复状告政府5年余而入我院,2008年11月11日在水北政府(人员)的陪同下强制步入病房,入院时表现安静,接触交谈合作,回答切题……本班未发生四防行为”在此后连续多天的“护理记录”中,也能看到类似这样的记载:“患者否认自己有病”等婚姻纠纷引发上访 邓爱仔这样讲述她来这里之前的故事 1995年她离过一次婚,次年嫁给了另外一户人家但这次离婚、结婚,她说都是在未经她同意的情况下,由弟、妹一手操办,目的是“把我当猪牛一样卖来卖去,他们好从中收取礼金”为此她和弟、妹闹得很僵 看起来无厘头的这起婚姻纠纷,被水北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证实他介绍,当年邓和前夫离婚时,是到镇上的法庭起诉离婚的,判决书确实有,但她本人不知情,事后为讨要判决书多次到政府告状,说她弟、妹操控了她的婚姻但具体内情外人并不知晓 据邓爱仔自述,她的眼睛是在向政府反复告状之后,大约于2000年的冬天,在老镇政府二楼的一间办公室,被一个男性工作人员打伤的,“他揪住我的头发,往地上撞,用脚踢,我的右眼当时就肿了,没有流血,但看不清东西了” 打她的那个男人,她叫不出姓名,只知道是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回家后她没去过医院,也没治疗,因为没钱后来右眼就那样瞎掉了 水北镇的一名老人回忆,打那以后,就看到邓爱仔常年戴着一副眼镜,看人总是很吃力的样子她还是经常到水北镇政府告状,还跑过新余、南昌,但那以后,再告状就是为了她那只被打的右眼 但眼睛被打的说法,在时隔10多年后的今天,已经很难再寻访到更多的佐证在水北镇政府,一名老资历的原综治办人员也告诉记者,事情过去太久,政府的工作人员已换了好几轮,邓爱仔的说法现在很难查证据他介绍,当年的综治办还叫治安办,曾经请过一些临时工,但后来都被遣散了,“如果真被打了,也是临时工打的” 综治办一名黄姓人员则认为,“邓爱仔脑子有问题”,其理由是,“她总不听劝,总是去南昌上访,政府每年都要接她十几次”在他看来,当年的邓爱仔曾让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很是头疼被认定“偏执型精神病” 2008年冬天,在南昌上访的邓爱仔被镇政府人员接回,这次她被送到了新余第二医院精神科 留在入院登记上的“供史人”是“施余华”,身份登记为“水北镇政府工作人员” 经记者了解,施余华原为水北镇副镇长,如今已调到新余市渝水区委政法委工作今年4月26日记者找到他时,他证实自己是当年将邓爱仔送到医院的工作人员之一 施余华认为,邓爱仔确有精神病,由于长期流浪在外,镇政府担心她挨冻受饿,还专门在镇上给她找了一间房,安排好床、生活等用品,但她就是不住2008年下暴雪,她还跑到南昌去上访,当时行为、言语都很极端,送到医院后经过检查也确实患有精神病 邓爱仔当年的“住院病案首页”,入院诊断为“偏执型精神病”,签字“住院医师”为“刘水平”记者找到刘水平后,他确认就是邓爱仔入院时的住院医师“我们给她做过精神检查的,确实有问题”他说 病历中,对邓爱仔症状的描述除了“反复状告政府多年”等,还有“自言自语,情感反应不协调,存在系统性妄想”等表述 邓爱仔的“偏执型精神病”是如何确认的,刘水平对此表示,主要还是通过谈话、观察等手段来予以判断“判断是否偏执有个标准,就是看她做事情,是否影响她正常生活,是否影响社会公德”刘水平说,邓爱仔一年到头在外上访,不仅把家庭抛掉,也损害自己的身体,正常人是不会这样的 邓爱仔病历上,